泉州通

【温陵名人府】苏颂:博洽古今的世界科学巨星

07-31 10:10   记者吴拏云 实习生刘炅 林水鑫   | 来源: 泉州通客户端   | 阅读量:7807

人物简介

苏颂:字子容,谥正简,北宋泉州同安葫芦山(今厦门同安永丰乡)人。曾官至右仆射兼中书门下侍郎,拜太子少师致仕,封魏公。在天文、药物、文学等诸多方面做出过卓著贡献。朱熹称之:“道德博闻,号称贤相,立朝一节,始终不亏。”

芦山堂内有苏颂塑像

1997年3月日本著名画家吉泽大淳根据古籍的描述,以1∶1的比例成功复制了中国北宋科学家苏颂发明设计的“元祐浑天仪象”,这在当时的国际科技界引起不小的轰动。苏颂于元祐七年(1092年)发明的“元祐浑天仪象”,为何会在900多年后还能在世界引起关注,这位宋代贤相又有何过人之处呢?今年正值苏颂1000周年诞辰,就让我们一道去追寻这位先贤留于岁月中的不朽履痕吧。

□泉州晚报记者吴拏云 实习生刘炅 林水鑫 文/图(除署名外)

倾力组建浑天仪象所

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冬十一月的一天,吏部守当官韩公廉处理完手头上的一些文书,正坐下来想要美美地汲上一口热茶。盖杯刚举到嘴边,突然发现面前有一双凛冽的大眼在盯着他瞧,公廉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把手里的盖杯抖翻。“你是?”来者没有回答韩公廉,而是留下“哈哈哈”的大笑声,转身飘然离去。望着那远去的一袭紫袍,韩公廉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人怎么那么像尚书大人苏颂啊,他究竟想干啥?”韩公廉官阶不高,难得有机会与苏颂这样的朝廷大员见面。这时的他也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悄然发生改变。

这样的怪事不光发生在韩公廉身上,太史局和翰林天文院的周日严、于太古、张仲宣,以及局生袁惟几、苗景、张端、节级刘仲景等人,也相继遭遇了类似的“怪事”。有的人甚至还被这位身穿紫袍的怪人连续“盯梢”数日。尚书苏颂这葫芦里卖的究竟什么药?一时朝野议论纷纷。

数周之后,谜底揭晓。原来苏颂是受诏到各部、院内去“挖人才”,以此来组建一支科研队伍,准备成立研制水运仪象台的专门机构——元祐浑天仪象所。这浑天仪象所在当时属国家层次的高科技机密部门,几乎所有人选都要由“所长”苏颂亲自挑选。在经历了严格的人员考察之后,苏颂最终敲定科研所成员名单,韩公廉以及之前被他仔细观察过的几位天文学方面的奇才,被召集到了一块。元祐二年(1087年)哲宗皇帝下诏,批准苏颂“置局差官”,元祐浑天仪象所正式宣告成立,时任吏部尚书的苏颂也顺理成章成了这个科研所的“领头人”。

同安苏颂公园内有1∶1比例复原的“水运仪象台”(芦山堂苏氏供图)

6年内,这个浑天仪象所打造出了震古烁今的水运仪象台,一众参与者皆青史留名。当然,这是后话。那么,苏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会在元祐年间领导这样一个研究机构呢?又是怎么晋身为一个“超级科技大牛”的呢?且容从头道来。

非同凡响的芦山名门

宋真宗天禧四年(1020年),苏颂(字子容)诞生于泉州同安县的芦山堂(今位于厦门市同安区葫芦山麓),其父是博学鸿儒苏绅,而母亲则是龙图阁学士、晋江人陈从易的闺女。彼时苏家已是闽南望族,颇具名气。据北宋名臣邹浩为苏颂所撰《故观文殿大学士苏公行状》记载,唐末苏氏先祖苏益随王潮入闽,于同安鼎立芦山堂,始创“芦山衍派”。而后,苏颂高祖、漳州刺史苏光诲在苏益故居原址基础上建宅筑府,使之成具规模,苏氏后人遂于此地开枝散叶。

芦山堂正殿奉祀苏氏入闽始祖

芦山堂坐丑向未兼癸丁,建筑格局为“三进双护盾”(即三进双护龙)。堂前原凿有一池,名“洗马池”,据说苏颂童年读书时常到该池洗笔,后人为纪念苏颂的勤学精神,将此池更名为“洗墨池”(今已无存)。而今芦山堂附近尚有“洗墨池”街名。

芦山堂虽几经兴替、饱尝风雨,但迄今保留着诸多古代建筑构件,如盘柱石、大砛为宋代之物,螭虎窗为明代的,屋脊、墙壁及木雕为清代的,建筑整体来看古风飒然,体现出闽南传统古建的精神文化内涵。明嘉靖时期,芦山堂得以扩建,并立苏颂塑像于内,后来明世宗更是钦赐“苏氏大宗”四字以示敬仰先贤,千载流芳。

芦山堂为第三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同安芦山堂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宗祠大门两旁有副楹联写道:“尚书御史翰林第,将相公侯科学家。”其中“科学家”三字分外醒目,那正是对苏颂于宋时做出特殊贡献的一种历史定位。当我们踏入这座苏颂曾经成长生活过的大宗祠,透过祠内悬挂的那些牌匾,以及历代贤臣英才的简介,仍能感受到苏氏“芦山衍派”这个跨越千年的家族生生不息的魅力。

众所周知,北宋名士中有“三苏”,即苏洵、苏轼、苏辙。而在当时的泉州芦山苏氏中,亦有非同凡响的“苏三杰”——苏绅、苏缄与苏颂。此三人的事迹广见于《泉州府志》《晋江县志》《福建通志》等诸多志书中。苏缄是苏绅的从弟、苏颂的堂叔。天禧三年(1019年),苏绅第进士,后历官大理寺丞、翰林学士、尚书礼部郎中等职。《泉州府志》赞其“博学多智,喜言事,锐于进取”。可见,苏绅是一位敢于直言的正人君子。如今,南安九日山的东峰上仍留有苏绅所题“姜相峰”三字摩崖石刻,笔力遒劲。苏绅的从弟苏缄一生慷慨壮烈,其事迹在宋代流传甚广。宋神宗时,越南李朝图谋犯境,彼时苏缄被朝廷派往驻守邕州(今南宁市)。越军连下两城,包围邕州,苏缄率军民据守城池,怎奈孤立无援,最终城破。苏缄高呼“吾义不死贼手”,因不忍家人受辱,挥泪杀亲眷36人“藏于坎”,后纵火自焚殉国。神宗闻之惋惜不已,叹曰:“可惜苏缄,近世忠义之臣,罕见其比。”赠奉国军节度使,表其忠贞,谥曰“忠勇”。后来,苏缄甚至被邕州百姓奉为城隍神。泉州郡人为纪念苏缄的忠贞壮烈,亦为其立怀忠坊、忠义坊,清雍正年间则将其祀于晋江忠义孝悌祠。

苏绅、苏缄皆为国之栋梁,苏颂从小受他们的影响,这对他日后成长为一位“道学渊深、履行纯固”之人是很有帮助的。

深受欧阳修等人器重

苏颂一生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朝,从政50多年,始于观察推官,终于拜相入阁。他既受过迫害,也蹲过监狱,修过国史,还两次出使辽国,科技上领导研制水运仪象台,医学方面能编修出皇皇巨著《本草图经》,文学上亦留下《苏魏公文集》《魏公题跋》《苏侍郎集》《魏公谈训》等一众著述,以及诸多诗歌、散文等。苏颂一生仕途充满了坎坷与波折,但他的成就却是五花八门。他的人生完全可以借用现代网络词汇里的“爆款”二字来形容了。《宋史·卷340·苏颂传》中描述他精通“经史、九流百家之说,至于图纬、律吕、兴修、算法、山经、本草,无所不通,尤明典故”,在诸多领域都有着精英级别的表现。

通过《苏魏公文集》亦可了解苏颂

北宋宝元元年(1038年),年青的苏颂参加省试,试题为《斗为天之喉舌赋》。因平日注重积累天文历法知识,应该说这类天文考题正是苏颂所长。主考官盛文肃阅卷之后,就对苏绅说:“贤郎已高中。”没料到,后来复查试卷的点检官认为苏颂的“闻”字四声用错,故将其淘汰。这是苏颂首次品尝人生的苦涩滋味。但他没有因此抱怨或驻足不前,相反的,他加倍努力学习声韵之学,最终在古文声训学上成为鸿学大儒。从这件事上,也不难看出苏颂有着迎难而上、决不畏惧的坚韧性格。

九日山上苏绅所题“姜相峰”三字,笔力遒劲。

庆历二年(1042年),苏颂中进士,同年及第者还有此后改变北宋政局的变法派主将王安石。苏颂踏入仕途后,初任宿州观察推官,后移知江宁县。在这里他解决了江宁的诸多诉讼,“抑强扶弱,兴滞举敝”,稳定了社会秩序,并得到“江东三虎”监司王鼎、王绰、杨纮的赏识。皇祐元年(1049年),苏颂调任南京留守推官,成为彼时南京留守、文坛名士欧阳修的左膀右臂,并深受其器重。欧阳修日后曾称:“子容(即苏颂)处事精审,一经阅览,则修不复省矣。”苏颂在南京任职期间,退休宰相杜衍正闲居于该地。通过欧阳修的介绍,杜、苏二人成了忘年之交。苏颂向杜衍学习待人接物、从政经验,受益甚多。

皇祐五年(1053年),苏颂被召入朝中,任馆阁校勘,开始编校古籍。馆阁为北宋分掌图书经籍和编修国史等事务的昭文馆、史馆、集贤院三馆和秘阁、龙图阁等阁的总称,堪称彼时的“国家图书馆”,卷帙浩繁。苏颂在馆阁期间为整理书卷贡献不菲,也因此得以擢升秘书监,统管国家三馆秘阁图籍之事。这一段在馆阁任职的经历,也使他得以接触各种各样的经卷,掌握丰富的知识,为日后在科学、医学等领域作出壮举打下坚实基础。由于工作出色,苏颂随后兼任大理寺丞、同知太常礼院,可谓左右逢源。

编纂中药学巨著《本草图经》

得益于馆阁经历,苏颂在药物学上成绩斐然,后留下了21卷的中药学著作《本草图经》。

嘉祐二年(1057年),枢密使韩琦奏请赐钱合药,以救民疾,又请选调知医儒臣与太医校定医药书籍。仁宗乃诏编修院设校正医书局,命苏颂与掌禹锡、林亿、张洞等人为校正医书官。苏颂等人共校定医书八部,由苏颂撰写《补注〈神农本草〉总序》《补注〈神农本草〉后序》《校定〈备急千金要方〉序》《校定〈备急千金要方〉后序》等四篇序言。

苏颂在编纂《嘉祐补注神农本草》过程中,深感现有本草著作中的混乱和错讹,且古籍缺乏药图。为改变这一状况,他主动向朝廷建议:“欲下诸路、州、县应系产药去处,并令识别人仔细辨认根、茎、苗、叶、花、实,形色、大小,并虫、鱼、鸟、兽、玉石等堪入药用者,逐件画图……画成本草图,并别撰图经,所冀与今本草并行,使后人用药知所依据。”朝廷采纳了他的建议,于嘉祐三年任命他编纂《本草图经》。

苏颂整理了各种本草原始资料,认真考证其中的标本、药图和说明文字,并进行了全国性的普查。经过了3年多的努力,终于在嘉祐六年(1061年)修成《本草图经》一书(目录1卷、分类20卷)。这部书共引用了200多种文献,可谓集历代药物学著作和中国药物普查之大成。它记载了300多种药用植物和70多种药用动物或其副产品,在前代药图已经大量散佚失传的情况下,为药物学的承继和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是一部承前启后的药物学巨著。

《本草图经》还在其他科学领域有着巨大的价值。它记述了丹砂、空青大量重要的化学物质,还提供了钢铁等物质的制备方法,对矿物学和冶金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帮助。而大规模的普查也使其在历史地理、自然地理、经济地理等方面有所记述。在生物学方面,其对于动植物及化石的描述也具有相当大的研究价值。明代《本草纲目》编修者李时珍对《本草图经》评价极高,认为它“考证详明,颇有发挥”。英国著名科技史学家李约瑟博士评价此书说:“这是附有木刻标本说明图的药物史上的杰作之一。在欧洲,把野外可能采集到的动、植物标本加以如此精细地木刻并印刷出来,是十五世纪才出现的大事。”

杭州首创空中“自来水”

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45岁的苏颂调任三司度支判官,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专职的经济财政事务,当时他的长官正是赫赫有名的蔡襄,两人配合十分默契。治平四年(1067年)开始,苏颂奉命出使辽国。他一生前后两次使辽,为朝廷提供了大量的外交事务信息,推动宋辽外交关系的稳定发展。而其出使之见闻,也在神宗的要求下编撰成册,由神宗亲自赐名《华戎鲁卫信录》。该书涉及宋辽盟誓、聘使、礼币、仪式等内容,迄今仍是研究宋辽关系的重要史料。

熙宁元年(1068年),苏颂擢知制诰,专门为神宗起草重大的文诰、诏令。而后在“李定匿丧事件”中,作为知制诰的苏颂在官员李定(王安石的弟子,新法派成员)任命的问题上与朝廷产生冲突,三次拒绝草拟诏书,引起神宗愤怒,遭到撤职,史称“熙宁三舍人事件”。然而在这次冲突中,苏颂不仅援引法令,参照准则,还提出诚恳的意见,有理有据,充分体现了他作为一名忠臣的担当。此事影响深远,甚至后世在为苏颂盖棺定论时,认为这是其一生功过的“头等大事”,展现了苏颂的铮铮铁骨。而今到苏颂的故乡同安的凤山文笔塔公园内,尚可见一座甘露亭(也称接官亭),亭南右侧立“宋熙宁三舍人丞相正简苏公故里”石碑,碑高1.55米,宽0.68米,落款为“大清光绪六年荷月知同安县事八十四敬立”。苏颂一生历任五朝,从封疆大吏到中枢重臣,直至宰辅,何等风光。但在这十四字的碑文中,却冠以“宋熙宁三舍人”六字,可见该事件何等重大,亦可见古人对于气节、操行的重视程度。

从熙宁三年(1070年)五月开始,苏颂过了长达17个月的受审思过的赋闲生活,直到熙宁四年(1071年)九月,才重获起用,被任命为婺州(今浙江金华)知州。随后又相继出知亳州、应天、杭州,并参与国史(仁宗、英宗两朝)的修撰工作。熙宁五年时,苏颂收到欧阳修病逝的噩耗,痛不欲生,后作悼诗祭之,其中一诗云:“早向春闱遇品题,继从留幕被恩知。何期濲水缄书日,正是椒陵梦奠时。感旧绪言犹在耳,怆怀双泪漫交颐。谁将姓字题延道,共立门生故吏碑。”苏颂对欧阳修的知遇之恩满怀感激,而且始终把自己视作他的门生、故吏。由此诗来看,二人的关系殊非一般。

在杭州时,苏颂还成功缔造一桩壮举,那就是首创当地的空中“自来水”。据《苏魏公文集·卷3》载:杭州市郊有座凤凰山,山巅有石缝清泉,其水清澈甘爽。苏颂经过亲自勘察和设计,利用裁开的千条竹竿头尾联接,将泉水由山上经高空引入城内供官衙及民众使用,成了既环保又清洁的“自来水”资源。此事有《石缝泉诗》为证:“我昨寻胜游,偶见为心恻。料工度山原,举步过门戟……剪裁竹千竿,接联笕万尺。派别起中阿,架空逾下稷。不及浃旬间,已到堂皇侧。吐溜始涓涓,循除俄㶁㶁……一支出横廊,通衢见勿幂。众器竞挹斗,万口得盥涤……”可惜宋代没有《最强大脑》真人秀,否则苏颂还不妥妥拿个冠军?

《新仪象法要》得以流传后世

当然,玩转一点“自来水”对于苏颂并非难事,事实上他还憋着“大招”哪。神宗后期,苏颂在宦场之中又几经沉浮,甚至曾被丢入大牢,但最后都“清者自清”,重新步入上升轨道。神宗去世后,苏颂虽年事已高,仍受哲宗器重。元祐元年(1086年)七月,苏颂出任刑部尚书,后迁至吏部尚书兼侍读学士。此时,他承诏组建元祐浑天仪象所,开始着力打造被誉为“世界钟表之祖”的水运仪象台。

同安苏公祠始建于宋(芦山堂苏氏供图)

北宋所用历法频频更替,这是促成水运仪象台研制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北宋统治的167年间,颁行了9种历法,观测数据和推算方法是历法能否编制得准确的两个关键条件,而观测数据能否准确,则依赖于仪器的精良程度。浑仪(即浑天仪象),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天文观测仪器。其实在苏颂研制水运仪象台前,宋人已经制造过至道元年(995年)的铜浑仪、皇祐三年(1051年)的新浑仪、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的龙图阁浑仪、熙宁七年(1074年)的熙宁浑仪。但这些浑仪都存在各自的缺陷,不够精密。苏颂认为新研制的浑仪应能自动随天体同步旋转,所以打算借助水力来实现它的“自动性”。

在中国天文学史上,在苏颂之前造过水力运转浑仪的有三组人:一是汉代张衡;二是唐代僧一行和梁令瓒;三是宋初张思训。可惜到了宋元祐年间,此三组人利用水力来运转浑仪的方法早已失传。这为研制水运仪象台增加了不小的难度。据记载,水运仪象台于元祐元年(1086年)开始设计,于元祐七年(1092年)完成。《宋史》载:“既又请别制浑仪,因命颂提举。颂既邃于律历,以吏部令史韩公廉晓算术,有巧思,奏用之。”深知这一工程浩大,绝非独身一人所能完成,元祐二年(1087年)苏颂在成立浑天仪象所时,囊括了包括韩公廉、周日严、于太古、张仲宣、袁惟几、苗景、张端、刘仲景、侯永和、于汤臣、王沇之等一大批科技人才,这些人才最终为水运仪象台的成功研制立下不朽功绩。

同安甘露亭(也称接官亭)历史悠久

苏颂、韩公廉等人设计的水运仪象台,高约12米,宽约7米,最上层设置浑仪且有可以开闭的屋顶,这已具现代天文台的雏形,中层是浑象,下层是报时系统。这三部分用一套传动装置和一组机轮连接起来,用漏壶水冲动机轮,带动浑仪、浑象、报时装置一起转动。在报时装置中巧妙地利用了160多个小木人,钟、鼓、铃、钲四种乐器,不仅可以显示时、刻,还能报昏、旦时刻和夜晚的更点。水运仪象台发明制成后,得哲宗赐名“元祐浑天仪象”,并以铜制,置于京城。据载,水运仪象台在当时吸引了众多吃瓜群众前来围观,“星官历翁,聚观骇叹”。苏颂制造的这台天文仪器,不但是我国天文机械史上里程碑式的创举,而且有重大的世界意义,获得现代国际天文学界的高度评价,被认为“很可能是后来欧洲中世纪天文钟的直接祖先”。

可惜的是,“靖康之难”后金兵将汴京洗劫一空,“元祐浑天仪象”被掳至燕京,沿途颠簸造成的损坏与纬度的变化使得仪器无法使用,最终毁于蒙金战乱时期。

赵宋王朝南迁后,曾谋求再造“元祐浑天仪象”,不仅找来了苏颂曾经的助手与苏颂之子苏携,也曾任命过秦桧、朱熹等大臣主持过研制工程,但最后都未能成功。由此亦可见“元祐浑天仪象”构造之精巧、细密。

虽然“元祐浑天仪象”原件早已不复存在,但其说明书《新仪象法要》却得以流传后世。进入20世纪后,众多科学家通过对苏颂《新仪象法要》的研究力求将其复原。1958年,著名的史学家王振铎先生按1∶5的比例,第一个成功复制了水运仪象台的模型,并发表了《揭开了我国天文钟的秘密》一文。此后,专家李约瑟、陈晓等人也相继复制成功。1997年,日本人吉泽大淳在长野县历经8年,以1∶1的比例成功复制水运仪象台后,再次引起国际史学界的极大关注。2011年,我国首台按原比例仿制的苏颂水运仪象台在厦门同安苏颂公园落成,使人们得窥这近千年前发明的“秘器”。

临终前发出“垂绝之音”

元祐五年(1090年),苏颂被擢升为右光禄大夫、尚书左丞,不久又“权枢密院事”。右正言邹浩特地上《贺苏左丞启》,称赞苏颂“纳今古于胸中,揭表仪于天下”。元祐七年,苏颂以73岁高龄荣登宰相之位——出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加上柱国、进封开国公。

苏颂任宰相的前后十多年间,正是北宋后期政局动荡、党争激烈的时期,除了有新法派和守旧派之争外,还有洛党、蜀党、朔党的内斗。在此期间,苏颂一直坚持“处事以公、不树党援”的原则立场,但由于位高权重,依然无法避免遭受各党派的攻击。元祐八年,苏颂连上三次辞职奏书,哲宗与太皇太后多次下诏挽留无果,只好批准他辞去宰相一职。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五月,苏颂卒于丹阳(今江苏省镇江一带)。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载曰:“(苏颂)卒年八十二。诏辍朝二日,赠司空。理宗朝,赐谥正简。”南宋绍兴二十三至二十六年(1153—1156年),朱熹任同安县主簿兼领学事,于县学倡建苏颂祠,为此具状(《朱子请立苏丞相祠堂申县状》)向县令申报。此状受到官民重视。后来,同安建成苏公祠,朱熹再致《奉安苏公祠文》,该文曰:“泉人衣冠之盛,自国初以至于今,其间显人或至公卿者多矣。然而始终大节可考而知,则未有若公之盛者也……”后又撰《苏丞相祠记》称:“熹少从先生长者游,闻其道故相苏公之为人,以为博洽古今,通知典故,伟然君子长者也。”对苏颂的赞美,溢于言表。

可惜,苏颂因常年在外为官,鲜有机会返回当时的泉州,故其在泉州留下的遗迹甚少。宋时,在泉州府治东边有先贤祠,初祀四公:“唐相国常公衮、四门欧阳公詹、宋龙图柯公述、宝学刘公子羽”,嘉定己卯(1219年)真德秀首知泉州时,以苏颂为“乡之硕望”,连同其他19位历史名人准备一起奉祀于先贤祠内。可惜,恰巧赶上调任,祠堂未能完工。南宋绍定年间,教授郑璜更立新祠于文庙之东,增祀至23人。真德秀卒后,“邦人复绘像增祀焉”,为24人。从文献的记载来看,苏颂曾长时间被泉人奉祀于先贤祠内。

同安凤山文笔塔公园内,“宋熙宁三舍人丞相正简苏公故里”碑尚存。

苏颂一生历仕五朝,在天文、药物、外交、等多门学科上都做出过卓越贡献,同时他还是一位“高产”诗人,仅收录在《苏魏公文集》中的诗歌就有587首,且多是律诗、绝句。难怪大儒朱熹称之:“赵郡苏公,道德博闻,号称贤相,立朝一节,始终不亏。”中国科学院原院长卢嘉锡曾为同安苏颂科技馆题联曰:“探根源,究终始,治学求实求精,编本草,合象仪,公诚首创;远权宠,荐贤能,从政持平持稳,集人才,讲科技,功颂千秋。”生动概括了苏颂的一生。英国李约瑟博士亦高度称赞道:“苏颂是中国古代和中世纪最伟大的博物学家和科学家之一,他是一位突出的重视科学规律的学者。”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82岁的苏颂深感大限将至,特留一封遗书给年轻的徽宗,文曰:“……且鸟将死而其鸣哀,天虽高而其听迩。矧怀欲报之德,敢爱垂绝之音。虽无补于万分,仅或能于一得。伏愿皇帝陛下,法尧舜之修己,过中高之历年,进有德以尊朝廷,示敦朴以先天下……”奉上了一位五朝老丞最后的忠梗建言,也奉上了感人肺腑的人生结语。

苏颂事迹已被编绘成漫画故事书

有时,很多历史时刻是用来心领神会的。站在千年以外仰望苏颂,追忆他完成各种壮举的瞬间,似已毋庸多言。苏颂的一生早在滚滚红尘之中,激荡而成不朽传奇。而今,只需静静地感受其身后留下的温暖,即多感悟,亦具收获。

【编辑:林燕婉】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