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通

梁白瑜:平水庙 两百六十米的故事有多长

07-11 09:04   梁白瑜   | 来源: 泉州通客户端   | 阅读量:6281

本栏目诚征稿件

投稿邮箱qingyuan@qzwb.com

(邮件主题请注明“古街深巷·刺桐故事”征文)

自东向西再往北,两百六十多米的老巷平水庙恰好打了一个几成九十度角的反写的“7”字形,起点是平水庙1号“泉州幼师附属幼儿园”,终点是26号“陈仲谨故居”,折处是23号——“静园”,离“静园”不远的9号曾是供奉禹王的平水庙。这条巷子恰是因庙得名。

与泉州老城区很多古老的小巷一样,巷不宽,石板路,数株生机勃勃的百年老树掩映下,一座座古厝历岁月承风雨而焕发出古朴厚实的迷人味道。距名胜开元寺不足七百米、承天寺不外一公里半,平水庙却安静得似乎被世人忘记。

当我第二次走进这条窄窄的老巷时,是一个初夏的傍晚,是一个斜阳正红红地抹在屋瓦的初夏的傍晚,夹巷参差的十七根电线杆穿起的线路在夕阳的余晖里尽显慵懒之态。我一趟趟、来来回回地走着,不时拿出手机拍拍照片,迎光时清晰成像,记个门牌记块石板记面墙藤,背光时剪影绰绰或三角或四方或六边而更多的是不规则。


充满生活气息的老巷平水庙 (梁白瑜 摄)

巷子太窄,没有汽车呼啸,行人也不多。偶有推着婴儿车的、骑着电动车的、闲闲走着路的从我身旁过,都不免对我多看两眼,然后再善意地移开眼神,向脚下看去。

或许这巷子里的人们对闯进来的陌生人已然见怪不怪。毕竟这里有开泉州新学之先的西隅学堂创始人陈仲谨走过无数趟的大石板路,有厦门外国语学校创办者陈碧玉仰望星空的童年,有光明日报出版社原社长陈清泉生花妙笔的起点,有被誉为“泉州通”的陈泗东细细数过的飞檐翘脊,有东南大学原校长陈笃信、《中国青年报》社长兼总编陈小川温润如玉的回忆,还有其他许多不为我所知的峥嵘岁月、风流人物及传奇故事。

而今天,我为着那位召集佛门内外编纂8卷10册1300多万字《弘一大师全集》的陈珍珍,来到这条古巷。虽说陈老师早已不住在这里,但有幸得其厚爱的我却有个心愿:再到老人家时常念起的平水庙去仔细走走。

1920年,陈珍珍出生在陈氏祖宅二落后房那个小小浅浅的房间里。出身名门能诗会词的母亲王慧萱是小珍珍的启蒙老师。待其稍长,入学伯父陈仲谨创办的西隅学堂(今西隅中心小学的前身,其旧址现为培元中学之一部分),中学在培英女中(创办于1890年,是闽南第一所女子学校。陈珍珍曾在此求学并教书长达11年之久。现在它是泉州幼师附属幼儿园)度过。我想陈珍珍一定常与堂妹陈碧玉、弟弟陈清泉、堂弟陈泗东在这条老巷中或奔跑欢笑或月下清谈。后来,父亲陈仲佐购得“静园”并筑起一座小楼,她在这里静修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那时,亲侄陈小川、堂侄陈笃信等家人是否曾与她一道走过这条窄巷呢?

——定是有的。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家在平水庙26号“陈氏祖宅”。陈氏祖宅建于明末崇祯(1628—1644年)间,如今,只剩正厅及其周边的一小部分建筑物,在四周高起的楼宇合围下,这座出砖入石燕尾脊,内以红色木板为墙的老宅显得有些低矮,但门口左侧的“旗杆基石”依旧气派。雕刻精美层层叠叠的四座方形石基上立着两条顶部呈弧形石板,弧形下各有一个圆孔,闽南俗称“立旗杆”。进宅门,抬头可见门楣上悬着三块匾额,中为“经元”,右“明经”,左“文魁”,分别代表陈珍珍的曾祖伯陈师海、曾祖父陈师温、伯父陈仲瑾的科举功名:陈师海为道光丙午福建乡试中式第四名,后因抗流寇有功,得朝封“钦赐四品衔朝议大夫”;陈师温是咸丰丁巳岁贡第一名;陈仲谨,光绪壬寅福建乡试中式第二十五名。

祖宅毗邻静园和莲心庵旧址。莲心庵曾因洪承畴、洪承畯兄弟的一段恩仇往事而闻名。而静园空置,但园中的小楼依旧。陈珍珍的卧室摆设依旧:一座座书架倚墙而立,架上满满的都是书,文、史、哲皆有;一张旧式眠床静静地卧着,曾经《一轮明月》的导演陈家林、主演濮存昕等端坐床前,恭敬地请教珍珍老师关于弘一大师的各种问题。

从巷头到巷尾,再从巷尾到巷头,来来回回,我一趟趟地走着。突然有些好奇:已不再热闹的平水庙到底容得下多少喜怒哀乐,纳得了多少春夏秋冬呢?两百六十多米的老巷故事到底有多长呢?

——谁说得准呢。恰如那座小小的“平水庙”早已不见,旧址变成挂着“平水庙9号”的停车场,但人们却从未忘记,他们说:“雨下得再大,平水庙也从未遇洪。因为这里有禹王啊。”

【编辑:陈钰滢】

广告

泉州通铁粉 五折任性吃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